学习是我毕生的归宿

【忘羡】直到那天我捡到一个蛋· 玖

剧情波终于过去了,接下来几更就是虐狗日常篇了……(躺倒)不知道大家更喜欢哪种嘞?

话说来之前说好了不定期更不定期更,最后还是要日更的节奏……心疼我一下啊!





13. 这一切的起始,究竟是怎样的……魏无羡扪心自问,却始终得不到答案。

又或许那个答案的种子只是一直埋藏在他的心底,在一片最深最深的地方。任何种子都向往泥土之上的阳光与雨露,即便魏无羡总是视而不见,它也被别人发现了。

他刚刚破壳时事记的不多,就像他用一片混沌的神识,初次审视这个世界一样。

而这个世界有一双温柔如水的眼眸,望着他时里面都是破碎的星辰大海,次次波涛涌动都漾着无尽的光。

这个世界还有着清冷夹带些许青涩的美妙声音,他不常开口,但每一次对他说的话都像是梵音降世……

蓝忘机在一片绵柔软糯的阳光里醒来,他常常都是清早便醒,再无睡意,头一次在这样的时辰醒来,竟有一种奇特的新鲜感。

身体告诉自己正安然躺在日光弥漫的静室里。他略有些吃力的起身的同时,脑海里还回放着刚才那个意味不明但又特别真实的梦。

蓝忘机走着神,但还是习惯性的将手探到帘后的一个位置摸——准是睡不安稳滚到那个地方去了。然而手掌报告给大脑的,却不是一如既往的光滑的稍冷的鳞片,而是毛茸茸的…像是——

他一把撩开了帘帐。

一个男人,一个青年,一个头发乱翘只着蓝家外衣的青年,奇怪的姿势趴在床头,一头乌黑发光的长发蜿蜿蜒蜒一路铺到自己枕边,沉睡中的面部线条意外的柔和天真,沾着些晶亮透明液体的唇角和对于男人来说过长的睫毛一起闪闪发亮,看起来同样的软糯,跟今天的阳光一样……

对于这突然出现在自己床边,脸生的蓝家弟子,蓝忘机打量了一番下来也没有放松警惕。他抬手刚要召来避尘,却见那人悠悠转醒。

见了他也不惊慌,伸了个十分不蓝氏的懒腰后,跟敏捷的野兽一般扑上床来与他四目相对,又偏偏头,似是十分轻佻道:

“睡了这些天可还想我?”

蓝忘机盯着面前衣着不整的男子伸出殷红的小舌舔掉杯口一滴余茶,顿了半晌才开口道:

“你……果真是……”

“诶呀我说了八百遍了…”那人将茶杯撂下,支起下巴连珠炮似的道:“我是你的龙。你不光整日虐待我吃不给喝早上起的比鸡都早晚晚上睡得还比鸡早,还整日整日关人家小黑屋气都不让通一口……”

“好歹我不是个白眼狼,抓只兔子想给你补补,可是你看你当时那表情,脸黑的跟锅底一样……”

蓝忘机的茶杯在唇边停了停,许久才憋出一句:“云深不知处禁止杀生……”

“知道的知道的,那三千多条破规矩……对了,”他劈手夺过蓝忘机没喝几口的茶杯,端起一边的紫砂小壶续的更满,“你一点想问的都没有吗?”

蓝忘机看着一只骨节分明皮肤白皙的手将茶杯再度推过来,挑眉。

“比如……你不想知道,龙族世纪闻名的宝藏?龙族的仙境?或者你想要什么?龙鳞?龙骨?龙血?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尽管开口便是。”

“你…叫什么名字……”

“嗯?”魏无羡愣了一下,又立即眉开眼笑开了,用食指蘸了自己杯底的一点余茶,开始在那木案上写写画画。

“无羡,魏无羡。”他勾着嘴角。

蓝忘机瞅着案上与常人无异的有名有姓的名字,还有意外的棱角分明的字体,连带着茶水的余香闯入他的神识。

魏无羡又探身过来轻握住了他的手拽过去,还用那根食指在他的掌心写了一个字。魏无羡的指甲圆润得很,轻轻划在他的掌心最柔嫩的地方,像是小爪子挠在他的心尖上,又使他条件反射的忍不住要收紧五指。

“婴”

“这是我的真名,忘记兄,”垂下眼睫的人道,“也是父母起的小名。”

他看着魏无羡的表情,“蓝湛。你称呼我蓝湛便可。”

魏无羡托着腮帮子,坐也坐的不安分。用了一炷香的时间便把这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清楚了,遂抬眼观察蓝忘机的反应。

实话讲,他的内心还是有点忐忑的,不光炸了人家的恩人家的牢房,还连带着烧焦了不少后山的奇花异草,他守在蓝忘机窗前的这三天,蓝启仁每次前来看望时都没给过好脸色看,估计要不是看在他救了他的好弟子的份上,早就加上十大酷刑虐他个几百回合了。

倒是看蓝忘机没什么表示,悬着的心才放了放。

“话说回来,你那个大哥可是帮了不少忙,”他玩弄着蓝家校服的领口漫不经心道,“蓝曦臣对吧?”虽然开始也没有给自己好脸看,但确是起了不小作用。

“这衣服是兄长给你的。”明明是个疑问非要说成肯定句,魏无羡想到那句令人毛骨悚然的“你害了忘机。”心道真是亲兄弟。

他点头,蓝忘机却起身回屋,半晌给他扔了一套衣服过来。

“换上。”

蓝忘机与魏无羡之间的联结经过这寸步不离的几天,早已修复完毕,血液里留存的力量让魏无羡对蓝忘机那样命令的语气,骨子里总有种不可言喻的服从感。

“你说换就换呗……”他瞄了两眼衣服,估摸着可能是蓝湛的私服,便撇撇嘴站起来进了里屋。

经过蓝湛旁边时,又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叫嚷开:“诶蓝湛你看你看!蓝湛小朋友,我还比你高半头呢哈哈哈哈!”

随后蓝忘机面色一青,他的上嘴唇和下嘴唇便紧紧合在了一起……

“唔唔唔唔唔!(小蓝湛你过来看看这个腰带我不会系啊!!)”



姑苏,云深不知处的二人均不知,在那个灵力波扩散开来的夜晚,世人不知的某处,主位上感应到的某人先是一愣,后又气的硬是快咬碎一口白牙……

“好你个魏无羡,给我乖乖等着……!”






【TBC】



告诉我你喜欢这篇文的唯一方法,是留下你的评论,或者是小红心小蓝手噢~o(〃'▽'〃)o




评论 ( 22 )
热度 ( 112 )

© 飞鼠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