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是我毕生的归宿

【忘羡】直到那天我捡到一个蛋 ·柒

羡羡上线了!!这次经历,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意外!?


(o゚v゚)ノ收拾了一整天行李,然后把存货补了补发上来了,大家先垫垫啊。






11.

 

他的翅膀被用缚兽的绳索、以一种任凭再凶猛的鸟禽都无能为力的方式紧绑在一起。

 

“把这孽畜关进去!”

 

一人听了老古板的命令、接过钥匙,打开了一扇及其厚重的铁门;另一人撤走了他脸上身上脸上的数件什么法物,毫不客气的将他丢进了冰冷的牢笼。

 

“这不会真的是……”

 

“生的好凶啊……”

 

很好很好,魏无羡从地上翻身爬起,扬扬脖子,心道这就是你们蓝家的待客之道?什么狗屁!

 

本来他这回变回蛋处境就够窘迫的了,这要是让江澄知道了,得活活笑他三十年!先是被丢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山洞里,附近没有一丝丝灵气可供他生养。好不容易来了人,有了充满灵气的血供他成长,以为就要过上锦衣玉食、天天被众人供着伺候的美好生活了,结果!

 

呵呵!他望着紧闭的笼门上贴的密密麻麻一层符咒,和门口全副武装的看守,心里把蓝家十八代祖宗问候了遍。

 

虽说这样有些对不住他的恩人,但先吐为快再说!谁知道他的大恩人现在被同门关在什么地方呢!倒真让江澄说对了,数年来,人的自大无礼不曾有任何进步。

 

刚才是他略施小计,化小了身形躲在衣柜里,逗了那什么温晁一下,但谁让他天天闲得慌?趁蓝忘机去学堂,便指使他那连脚步声都不会隐藏的小弟过来偷鸡摸狗,自己小露一手便次次把来人吓得叫娘。刚才本来蓝忘机都出手了,他也本不打算再追究,可谁叫他说什么不好,偏说些难以入耳的。

 

他在地上打了个滚,看门口看守仍在尽职尽守的巡逻,也不着急。

 

要说这次经历,给他印象最为深刻的人,必定是蓝忘机了……

 

首先,想要作一只龙的饲主,他血液里蕴含的灵力得够充沛,虽然魏无羡也是第一次被人喂养,但参照之前师姐身销,金子轩那个混蛋好歹养了十个月才让师姐出壳,蓝忘机的灵气怎么也应属上品了。

 

其次,蓝忘机也够有耐心,他刚出壳是的囧事简直不忍直视,要是江澄那臭脾气,估计早把自己丢去喂狗了,可是蓝忘机什么抱怨也没有,除了几句“胡闹”。

 

他在心里将蓝忘机与几个人比来比去,怎么比心里都满意的很。

 

蓝忘机安静,不聒噪,对自己也很好,一日一次这种可怕的频率喂着他,让他长的飞快。其实本来这些时日,他是有机会重新化人的,可越到最后,他面对蓝忘机那一只伤痕累累、满是自己杰作的手臂,就愈发下不了口。偏偏云深不知处的饭食又这么难吃,一样他喜欢的也没有,十几日下来便搞得他难以下咽、避之不及,所幸自己偷溜出去玩的时候,敏锐的从小门生的卧房里闻到了酒香……

 

想着想着,他又神游起来回忆起云梦的美酒。

 

也不能怪他不着急,牢房里那些针对凶兽的法物对他实在没什么作用,充其量就是隔靴搔痒。

 

要说唯一让他担心的,便是被带去另外地方的蓝忘机。从这段时间蓝忘机蓝曦臣兄弟的谈话中,他大致知道蓝忘机是那位老古板宝贝的不行的得意之徒。蓝曦臣也警告过什么私藏凶兽的罪名不小……可关键是!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鬼的凶兽啊!他,魏无羡,云梦里数一数二根正苗红的好龙!妹子们都喜欢和他调笑,基友们都喜欢和他一块喝酒!虽然他私自跑到人的地盘的时间是多了些,可是他真是一个人都没有害过,反倒还搭救了不少被流氓匪徒看上的姑娘!天道何在!

 

大部分龙都对人持着极其固执的偏见,他魏无羡没有。正因为没有,他此时才做一个好龙,乖乖呆在这牢房里,不去惹事端。


他也不是条白眼狼,看到蓝忘机因自己被门人抓了去,自然是要主动出来顶罪的。是他自己用火烧毁了那个柜子,才破了蓝忘机的法术,那帮人才能发现他。


不过他原想的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料……


看到蓝忘机那副被蒙了眼睛缴了武器,还在为自己奋力挣扎的样子……他的内心有点虚。于是他又想了当然,只是一会被关在一处再认错了,结果……

 

待着就待着呗,不和蓝忘机关一块还能急死自己不成?只要还在人世逍遥,在那待着不是待着。

 

魏无羡这样想了一番,索性闭上眼开始休息,还一边试图通过他与蓝忘机之间的“联结”,来感受对方的状况。

 

他凝神寻了很久,万分没想到如何也感受不到蓝忘机了……

 

这倒是奇了怪,幼龙与饲主之间的这种“联结”可以横跨很长一段距离,莫非是蓝忘机被带到另一座山头上去了?

 

又特意将体内的灵力聚集起来,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魏无羡急了……

 

没有……

 

没有。

 

没有!

 

大事不好!难道他与蓝忘机的联结断开了?





【tbc】


家里的鼠标坏了,急的我想日兔子o(≧口≦)oo(≧口≦)o






评论 ( 24 )
热度 ( 87 )

© 飞鼠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