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是我毕生的归宿

【忘羡】直到那天我捡到一个蛋 ·陆

刚刚写完还热乎,大家不要着急啊,这都是为了剧情!为了羡羡霸气的出场!!!

金屋藏娇败露,然而羡羡龙帅气变身估计还要等一集





10.

 

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

 

温晁一把推开那人,忽略掉身上一层冷汗,尖声道:

 

“干什么?哼,二公子出身名门,想不到连私养凶兽这种丧心病狂的事也干得出来!”

 

蓝忘机面色一凛,还来不及动作,温晁倒先一脸惊恐地尖叫起来。

 

“妈……妈呀!”

 

众人望去,无不惊得面失血色。

 

只见温晁的两道眉毛竟突然烧了起来,火焰还是幽幽的绿色!

 

“救……救命啊!!”温晁翻着白眼努力向上瞅着,丑态尽露。手还毫不留情的往自己脸上抽去,却毫无作用,只得一遍尖叫着一遍紧闭眼睛,在房间里乱磕乱窜。

 

之前一大帮来“讨伐”的人看那火焰诡异,不仅拍不灭,还越烧越旺,连带着温晁脑门与前额的头发都烧上了,还散发着阵阵恶臭,更是躲都躲不及了。

 

还是蓝忘机看准时机一把撤下了帘布,罩住他头,又闪身进了屋。

 

他飞快的在屋内扫视,床上,床底,书桌下面……全都没有!

 

他又闪近书房,却听到那边带着哭腔连声叫骂起来。

 

“蓝……蓝忘机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纵使凶兽伤我!我爹要让你天天挨鞭子!还要剥了那崽子的皮!……”

 

原来蓝忘机一罩,鬼火立即灭了。这下温晁更坚定是蓝忘机要纵凶兽伤他了。便用帘布包着那烧的一片狼藉的脑门,不顾满脸鼻涕眼泪和烧出来的油,连啐几口张口就骂。

 

声还没消,他的屁股又突然着起鬼火,比上次更猛更烈,连熟肉的味道都飘出来了!

 

人你磕我我拌你地叫着跑了个干净。温晁还试图用蓝忘机给他的帘布,确是任凭他如何扑打也扑不灭,就哭喊着往附近的莲池跑去了,一路连火带烟,好不壮观。

 

蓝忘机连看都不看一眼,快把屋子翻了个底朝天,才看到自己的衣柜里,鼓鼓囊囊的一团。

 

拨开一看,是他的龙。

 

只不过又变回了刚出生时鸽子般大小,从一团乱的衣服里主动探头出来,讨好的要蹭他衣襟——一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才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样子。

 

蓝忘机松出一口气,伸出手去钩钩他的下颌,得到了满足的咕噜声回应。

 

“若他们发现了你……”他松开了握紧的拳头,垂下根根分明的眼睫道。

龙抬头仰视。

 

 

 

话未说完,屋外传来一声怒喝,

 

“忘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蓝忘机反应神速,不顾小家伙的挣扎与嚎叫,揪住他的尾巴丢近了柜子,反手把柜门死死堵住。

 

他飞速对柜子施了个法,让人看不出异样。

 

头抵上柜门,蓝忘机用再不能细微的轻声说了什么。然而不论柜里的东西如何冲撞叫喊,别人也无法察觉了。

 

 

不消半会,他从内室中走出。

 

“叔父。”

 

蓝启仁面色冷峻,也不消多说。三两步跨上前,一把拽过蓝忘机的胳膊撩起衣袖——他看到的景象让他倒吸一口冷气——蓝忘机的小臂上,印满了可怖的牙痕,有痕迹快消的也有较新的,密密麻麻一直排到了胳膊肘上去。

 

这种痕迹,讨伐凶兽多年的蓝启仁在清楚不过了。

 

他的眼底闪过一抹痛心的惋惜,松了蓝忘机的手,声音低沉的喝道,

 

“来人。”

 

不知何时就跟在他后面的几名年龄较长的蓝家弟子却迟疑了片刻,

 

“还等什么!”

 

几人便上来,将蓝忘机的双手从背后制住,用一条细长的金属软甲将他的双眼遮了个紧。

 

蓝忘机清楚地很,这是蓝家对付被凶兽迷惑神志的人的一样法器,可以阻断被迷惑之人与凶兽之间的联系,保护人在凶兽被捕杀之时不受到反噬,且除了施行之人,无人能解开。

 

他的视觉与听觉被骤然封闭,像是身处一片混沌的黑暗,任何强行破解的法子都是徒然。

 

在这混沌中,他拼命的凝聚内力,使出浑身解数,也只能听出只言片语。

 

“进去搜!”这是蓝启仁的声音。

 

接着他身边的一部分蓝家弟子动了。

 

“哎……”蓝启仁的叹息。

 

屋里大约是一阵纷乱。

 

几人的讲话声。

 

什么东西被来回折腾的吱嘎声……

 

留下的弟子只见蓝忘机突然拼命挣起手上的束缚。

 

一阵烈火熊熊的劈啪声音……

 

“绑上!”

 

“老师!找到了……”

 

 





【TBC】



留言啊!大家对这种剧情走向是怎么看的……因为我实在不想就让俩人莫名其妙就在一起啊,莫名其妙就天天啊


个人还是比较偏向描写两人被对方吸引的过程的。




评论 ( 24 )
热度 ( 99 )

© 飞鼠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