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是我毕生的归宿

【忘羡】直到那天我捡到一个蛋 ·肆

o( ̄▽ ̄)d羡羡千难万险终于出生,赢来的第一个名字竟是!……

要死在显示前了…………求虎摸……





7.

 

那明晃晃的眼瞳在蛋内安静地蛰伏了一会,便有两只爪子从不大的缝隙中挤出来,奋力扒着周围的蛋壳——然后终于探出了头。

 

尽管蓝忘机不是那种会发出“哇偶……”一声的人,但他此刻的表情叫人看去也差不多是一个意思。

 

他看过书中描绘的整具龙骨的模样,也看过一些自诩看过真龙的人绘制的画像……但与真龙,或者说眼前这只小的,还是差了不可言喻的太多太多……

 

黑色的小龙将脸伸出蛋壳外,侧着脸打量着面前的少年。蓝忘机甚至都能从它清澈得犹如一块黄宝石的眼睛里分辨出自己的影子。

 

他继续扒着,进度缓慢却不紧不慢,整只龙还罩在壳里的时候却要用爪子先把糊在脸上的薄膜弄下去。

 

蓝忘机看得心里痒痒的,便伸出指尖,想要将他头顶的一块蛋壳拨弄下来。

 

那小龙大致是与他想到了一处去,也伸出细长的舌头去舔。他舔是固然舔不到蛋壳的,却正正缠上蓝忘机的指尖。

 

蓝忘机只感到指尖一瞬温暖湿滑,他便赶紧收回了分叉的舌头,睁着一副无辜的眼睛,盯着蓝忘机上下打量。还悄悄的吧唧了一下嘴,似是在回味蓝忘机手指的味道。

 

蓝忘机不动声色地停了手:“……”

 

随着“啪”的一声炸响,所有的蛋壳都完成了使命,纷纷扬扬倒在蓝忘机雪白的床铺上,随着爆开的,还有一小滩血水。

 

小东西正匍匐在废墟上,一边活动四肢一边试图展开第一次见光的翅膀。似乎也不太在意一双在他身上清理残余的温柔的手。

 

蓝忘机一边动作着,一边板着脸努力忽视掉心里想要大呼“哇偶”的那部分。

 

逐渐被清理干净的小东西露出了原本的面目。通体包裹着像大理石一般光洁的细小鳞片,密密麻麻衔接的像一幅锁子甲。与他心中预料了很久的样子也很不相像,脖颈要更长一点,更细一点,头颅也更小巧。脸后侧面长有鱼鳍一般的东西,夹着浅色的薄膜,会在光下映出好看的光晕。

 

四肢比书上的绘图更长,小爪子确实意料之中的尖锐。还有那对背后的翅膀,与那鱼鳍似是一般的构造,只是更大,也更强健有力,因为刚刚破壳的缘故还是湿漉漉的,他正努力回着头,试着把它在空气里晾干。

 

细长的尾巴正在乱摇,这舔舔那看看的同时也不忘观察蓝忘机的动静。

 

蓝忘机只是伸着一只手帮他,半跪在床边并无大动作。指尖偶尔划过的龙类特有的皮肤,凉凉的、滑滑的,让他想起云深不知处山下一处小溪,水底有同样光滑无暇的鹅卵石。

 

似是觉得蓝忘机并无威胁,小东西便匍匐着,整只龙肚皮贴在床单上,爪子也勾着床单,向蓝忘机的方向挪了一步……片刻后,又悄悄挪了一步……

 

一场无声地对峙中,最终还是小东西按耐不住了,快爬几步勾住了蓝忘机的衣襟,停了半晌,竟要顺势爬到蓝忘机肩膀上。

 

少年看似还挺冷静,双手手一穿,将龙腹部托起,举在了眼前,也管不得爪子还勾着他的衣服不少地方。

 

被举起的小家伙有点疑惑,不知道这是在干什么。喉咙里也映着发出一阵咕噜声,尾巴也顺势一圈一圈地缠上蓝忘机的左臂勾住。

 

看着手里这只鸽子一般大的“传奇生物”,还一脸好奇的咕咕望着自己,殊不知把最柔软的腹部暴露了出来,蓝忘机心里滋生出一片不知所措的柔软。

 

在他来回摆弄脖子与翅膀的时候,蓝忘机还发现,他的眼角有一片不太搭调的鹅黄,翅尖与尾尖也有同样的情形。

 

他心里是隐隐担心的,却做不了什么。只能腾出一只手咬破了手指,将指尖鲜红的血珠朝着龙的空中靠近。

 

他还在怀疑这个旧招到底管不管用,那便却早就昂起了头。蓝忘机看着鲜红的舌尖将自己手上的红色席卷而空,满足的吧唧了嘴,心中腾出空闲一算,必定早已过了讲学的下学时间了。便盘算着还是先将他藏到地窖里去,再计后事。

 

于是弯腰要将他放到地上,谁知小家伙刚用尾巴试探性地一触地,就赶紧缩回了蓝忘机身上。还连带着小小的叫了两声,一副不太愿意的样子。

 

蓝忘机心是无奈,但举着这么个小家伙什么都干不了,万一有人来了看到……就硬是把它忘地上摁。

 

谁道这龙也挺难缠,死皮赖脸地扒着蓝忘机一切能够着的地方挣扎。

 

两人正斗着,忽然,他的内室门便被从外面打开了。

 

他条件反射地直起身,却忽然感到左边头皮一痛……

 

蓝曦臣站在门口,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副光景:蓝忘机堪堪转过身来,衣衫凌乱,而一只鸟一样的黑色生物正叼着他的一缕头发,活活吊在了腰侧,要了命一样挣扎……

 

“……”

 

“……”

 

一时竟不知从何开口……




 

最终某龙心安理得的回到了某人肩膀上,并毫不遗力的把领子与发丝弄得一团糟。

 

蓝曦臣看着胞弟一如往常般平静地把茶杯放下。

 

“……今后你打算怎么办?”他这一句话倒是问到了关键。

 

“留着。”意料之中的答案啊……

 

两人静静喝完一盅茶,又简单交流了下。

 

“既你已打定主意,便起个名字罢。”

 

二人双双向正安心挂在某人脖子上,首尾围成一圈,嘴里还嚼着一缕头发的家伙。

 

蓝忘机停顿了半晌,终是道:

 

“无名。”

 





【TBC】


无奖竞猜辣!!!【二哥哥给羡羡起的名究竟是什么?

哈哈哈哈,也算是凑上了原著一个梗吧!大家踊跃回答辣︿( ̄︶ ̄)︿


下次更新揭晓答案!!


你们爱不爱双更的我啊!!!大声点!!!!!人家可是有脾气的哼(o゚v゚)ノ(o゚v゚)ノ

 





评论 ( 29 )
热度 ( 97 )

© 飞鼠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