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是我毕生的归宿

【忘羡】直到那天我捡到一个蛋 · 叁

羡羡要生辣!!(咦好像有点不对

汪叽辛辛苦苦孵蛋两个月,终于把老婆羡羡孵出来了!


今天更得有点晚……先放上一章开开胃,后面估计还有一章


ps:关于这篇文有点想说的吐槽在上一篇,大家有兴趣可以看一下……





6.

 

讲学时间,本就安静的的云深不知处除了朗朗书声一片安详。蓝忘机当然也很安静,但他床上的那只蛋,十、分、喧、哗!

 

从今天凌晨把蓝忘机折腾起来给他“待产”开始,这只蛋真是哪怕一会都不得消停。

 

说起来蓝忘机的内心估计也是也是百感交集。

 

由人类来抚养龙蛋,到他这里恐怕是头一遭,因此任他翻遍藏书阁也没有相关记载,最后只得参照了家禽孵蛋的方式,一下学就窝在怀里,出去就藏进静室的地窖,闲暇无人的正午他还会抱出去晒晒太阳。他在地窖铺了厚厚的稻草,也施了保温的法术。

 

不仅如此,划破手指将血抹在蛋壳上,也是每日的必修课——这些连蓝曦臣也不知晓,若是他知道,是定要阻止的。一个修炼者的血若轻易落在什么妖物手里,总不是什么好事。但蓝忘机仍是隐隐从最初那日奇异的发光景象中摸索出了什么,一日一日整整坚持了两个月。虽说龙蛋多次接触他的血液,可发光过后蛋壳上竟时干干净净的、什么不剩,仿佛被吸收了一般。

 

由此蓝忘机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

 

总之,为了“养”好这只蛋,云深不知处所有古籍和研究的相关内容恐怕他都细细看了个遍,连带着时常向蓝启仁请教,竟也是疑虑重重——毕竟,数百年来人类对龙的了解实在是浅之又浅,加上龙本身就带着些许神话色彩,杜撰的倒也不在少数。

 

譬如当下,龙蛋虽脱离了今早的极度亢奋,蛋身却一阵接一阵的颤动。里面的叫声从今早的模模糊糊,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好像发现了一种、除了来回乱滚以外更有效的表达方式,便一刻不停的实践着。

 

床边衣着整齐的蓝忘机有点不知所措,他与这蛋亲亲密密接触了两个月,现下的情况,定是要“生了”没错。

 

然而他知道,蝴蝶破茧的时刻若是从茧里挣不出来,便是再也难见天日了……可是他也听说过,由人工帮助破茧的蝴蝶都是飞不起来的爬虫,终是捕食者口中的一顿美餐……

 

来回思量不定,也就只好定在个合适的距离,静观其变。

 

蛋壳里面的小东西嚎的一声比一声响亮,在蓝忘机耳中,竟有几分凄惨之意。

 

有些书上道,龙生于火。那便是要把蛋埋进火堆里去?但也有记载,龙发于土木,那便是要……种起来?

 

真是越想越离谱。

 

时间一分一秒的消逝,蓝忘机不仅要盯着这只蛋,还得注意着外面。要是有同门循着叫声发现了什么……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蓝启仁与其同僚们的面庞……定是难逃一劫!

 

正皱眉着,那黑色蛋壳的顶端,竟是“啪嚓”一声!!

 

他飞速望去。

 

只见那原本光滑无缺的表面,出现了几道细细的裂纹!

 

他两步上前,屏息凝神。

 

随着一声一声的小小撞击与相应而来的蛋壳碎裂声,不消一会儿,龙蛋顶端便蠕动着,呈小片小片状分开,露出了蛋内一层半透明的粘膜。

 

蓝忘机几乎是眼睛都不敢眨,将手支在床上靠近过去。

 

那一片漆黑的缝隙中,突然露出一颗明黄色圆溜溜的的眼睛,细长的眸子不断的伸缩,正与蓝忘机对上!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81 )

© 飞鼠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