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是我毕生的归宿

【忘羡】直到那天我捡到一个蛋 ·贰

鸡妈妈汪叽与熊孩子龙蛋  任重道远

脑洞奇特!慎入!






4.

 

且看蓝忘机这边,正抱着球,沿着小道,向云深不住处深处一路疾走,脚尖点地,衣角带风,也是苦了他这一向的克己守礼。

 

好在小道上一个人影都没瞧见。此时再拐过竹林一角,蓝启仁的书房便近在眼前了。

 

他默默把怀里的蛋又往上揣了揣,又整整快被蛋蹭开的衣襟,便准备前去敲门。谁料好巧不巧,室内几句断断续续的言语飘进他的耳朵,登时叫他把手收了回来。

 

“……如今这些年我们手头的东西早就在研究中耗光啦……”

 

“可不是吗,别说龙血了,现在可真真是龙毛都见不到一根……”

 

“……也是为难各位了,”蓝启仁的声音夹杂在中间,好不郁结,“只是这研究正到关键,若是此时没了遗物,这、这龙类流传千古的秘密刚有头绪就……”

 

蓝忘机此刻便完全听明白了。“遗物”是指龙类作古后留下来的某一身体部分,多见的有龙鳞,罕见的便是龙角龙翼龙骨,再稀罕的就是龙晶——龙只有天然死亡后才会留下的、一双永世不灭的眼睛,再抑或是、从未有世人亲眼见过的、传说中的遗物,龙的第二个心脏——龙丹。

 

一双浅色的眼睛注视着衣褶里露出来的,几丈之外的一群疯狂学者看了准会眼珠子掉出来的活生生的“遗物”。

 

也许是他心里正乱,眼花了还是怎的,那死物一般的龙蛋竟在这时贴着他的胸膛微微地摇晃了一下。

 

“……”

 

这个墙角听得倒好,是个人都知道把这个“小宝贝”送进去会有什么下场。

 

不知何处去的少年只得低下头回应一般摸了摸蛋壳,手感倒是比洞穴中初得时要光滑些了。

 

他挑这时候屈尊动一动,不管是为了昭示他是个“活蛋”,还是在恳求蓝忘机不要把它送进这帮疯子手里,有去无回,都让蓝忘机心绪更乱。

 


最终,他倒退了两步。

 



就在这时,书房门被人从里面一把推开。蓝启仁负手出现。

 

与那些人惋惜哀叹了半天,想到他们多年的惊世研究竟要夭折在研究材料不足上,胸口就闷着一口怎么也出不来的气。

 

远眺着云深不知处黄昏的云海,他似是才想起,自己得意门生为何还不出现,路上不是还急匆匆地传信说有要事吗……

 

蓝启仁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扫了眼空荡整洁的廊前,遂负手进去了。

 




到了晚上,蓝曦臣这边忙活了一天,想去探望一下自己的胞弟,顺便问问龙蛋最后如何。

 

夜幕以至,兰草掩映下,窗内的烛火还亮着。他信步进去,果然看到蓝忘机已换了宽松些的衣服,正坐在书桌旁看书。

 

刚要开口,却借着悠悠烛火看到,蓝忘机身形似有些不对……

 

正巧蓝忘机听得来人的脚步声转过身来。

 

“兄长。”

 

这一下,搞得蓝曦臣有点摸不清状况。

 

他迟疑道:“忘机,这是……”

 

桌前神色淡然的少年用手抚了抚凸起的腹部,薄唇微张,清晰的吐出俩字:

 

“孵蛋。”






5.

 

最近吧,这云深不知处里,着实有点、有点怪。

 

讲学马上就要开始,蓝启仁也早就在礼堂最下面的雅席坐定,明面上是不动声色地品着茶,可惜像探光灯一样来回扫视的眼光不动声色的暴露了他内心的烦躁。

 

讲堂里坐着的诸多学子也一反常态,宁可顶着蓝启仁杀人一般的目光,也忍不住频频回头,一半好奇,一半幸灾乐祸。

 

蓝曦臣端正的坐在座位上,心里却捏了一把汗。

 

时间慢慢逼近,所剩无几。讲堂里逐渐响起嗡嗡的交谈声。

 

“这是这周第几次了……”

 

“……我可真没想到有生之年能看到蓝二公子在他的课上迟到,真是奇了,奇了……”

 

“这都快一个月了,你不知道啊……”

 

“……更奇怪的是,每我天一大早就能看到他,怎么一上课便……”

 

正说的欢,廊里便响起了众人盼望已久的脚步声。

 

“诶诶诶,来啦来啦……”

 

“这点踩得可真是……啧啧”

 

“这不是来了吗!我就说,蓝二公子那样品学兼优、心性沉稳、贤良淑德……怎么可能会迟到!”

 

这边蓝曦臣实在忍不住了,向那说得正在劲头上的姑娘投去一瞥。

 

“诶?”突然被第二男神翻牌的姑娘登时怔了。

 

众人的注视下,着装整齐的蓝忘机看似从从容容的掠过一排又一排学生,步伐稳健地直向前排蓝启仁走去。

 

某人却是看不能再清楚,看起来玉树临风的少年头顶有一撮碎发乱翘着,后面的长发也没束好,跑出来一缕软软的搭在白衣上,上衣整洁,裤子却是昨天那件……

 

少年向老师致礼后便近身耳语了几句。

 

蓝启仁听罢将茶杯一放,眉头紧缩的摇头。还是道了:“去罢去罢……”语气竟有几分不耐。

 

看戏的一众人大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却又眼睁睁地看着蓝忘机道了谢,便急匆匆地从讲堂前门出去了!

 

一干人等愣了半晌。

 


夭寿啦!!姑苏蓝氏头号五好青年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好学生别人家的孩子蓝忘机!光明正大翘了老顽固蓝启仁的讲学!

 

刚才说的天花乱坠的姑娘此时犹遭重击,还在回魂中……

 

蓝启仁颇为不爽地一甩袖子站起来,朗声斥道:“都学精了是不是!今天给我把讲义全篇默下来!错一个字再说!”

 

一片哀嚎声中,神色自若的只剩蓝曦臣,铺平纸开始动笔。

 



毕竟今天清早天还没亮,他就连闻敲门声。

 

打开门一看,不出所料便是蓝忘机。着宽松的白衣,头发未束。他却从蓝忘机平淡无波的脸上看出,此刻他正急的如同着火。

 

蓝曦臣便知,也不多说,二人赶到忘机的卧房一看。床铺上的那龙蛋正跟活物一般,纠缠在被褥里来回打转。蓝忘机伸手将被褥掀开,他这才看到,原本似岩石一般的外壳,早已变得光滑水润、通体漆黑,还夹杂着暗红色形状诡异的图纹。

 

暴露在两人的视线下后,那龙蛋竟也知晓一般,消停了下来,却还是不住摇晃。

 

不等蓝曦臣开口,紧张地护着床沿怕他掉落的蓝忘机道:“按古籍上所说,这种情形出现,应该是要……”

 

正说着,那龙蛋里传出了一声清晰的叫声。

 

两人默然对视。

 


这叫声……怎么跟只幼鸟一样?

 







【TBC】



话说最近为了写文二刷了魔道。。。。简直就是万刀齐飞啊!!

然后我又想搞个“搜集:原著里有哪些辣眼睛的flag”系列,具体还没想好。

和你们分享一下二刷感悟吧……



1.“任修真界把蓝家校服吹得有多天花乱坠评其为各家公认最美观的校服、把蓝忘机捧成多举世无双百年难得一遇的美男子,也扛不住他那一脸活像死了老婆的苦大仇深。”


2.他早已有了一个可以应对此般局面的抵赖法子。只要他死咬不认,就没人能断言他的身份


3.魏无羡道:“什么样的?嗯,含光君这样的,我就很喜欢。”


4.姑苏蓝氏这种家训“雅正”的仙门望族,自持身份,多半不屑于了解这种歪门邪道。蓝湛不能凭他吹的那段破笛子就认出他



呵呵……作者大大处心积虑呢……

话说第一遍看的时候真的在心里把江澄抽打了一万遍,感觉这什么人啊这猪智商!

第二遍看……只抽打了5千遍(手动微笑,不过总是更明白些了。云梦双杰就是用来虐的你闷不要上当



最后,,放开我!!这个满是flag的毒文我还要吸!!!

 








评论 ( 28 )
热度 ( 94 )

© 飞鼠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