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是我毕生的归宿

【忘羡】直到那天我捡到一个蛋 壹

*正太蓝忘机捡到了一只史诗级龙蛋 的 故事(ooc啊!!)

*私设如山(哭。。。

*奇怪的养成系

*文笔飘忽不定

*所有人物属于墨香铜臭,奇特的人物设定属于我。





1.

 

蓝家这一代两位出类拔萃的少年,面对这始料未及的情况,双双愣住了。

 

昏暗的洞穴迎来许久静寂,其中一个少年缓缓地、十二分警惕地,静声拔出佩剑,然后用剑尖轻点了点那东西的表面。

 

小小的,利器刺中粗糙岩石那种特有的声音便传入了两人耳里。

 

之后,许久没有动静。

 

狭小的空间里只余两人此消彼长的微弱呼吸声。

 

“兄长,是个龙蛋。”少年却坚定不移道。

 

它只是静静的卧在这个洞穴的最深层——一个脏兮兮的小角落,被周围诸多凸起的岩石包围着,看上去和它们相差无几。

 

“可是忘机,据记载,龙类早在上个世纪就已从人类的世界销声匿迹了,”蓝曦臣让出了一丝微弱的光线,小心地扶着头旁垂下来的石柱,挪动着步子走到了对面去。

 

“你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上周老师的讲座便是关于龙类。”名为蓝忘机的少年已然蹲下身来,伸出胳膊,用手指开始轻触那龙蛋粗陋的外壳。

 

“‘龙类只栖息在世界最高峰的顶端’……”,再用掌心轻柔的磨蹭。

 

“‘……一生只可得一子,由父母轮流孵化,孵出龙宝宝短则需一个月,长则需十年更甚……’”他将佩剑反手入鞘,双手并用轻松便把蛋捧了起来。

 

一旁的蓝曦臣看到他眼底难掩的欣喜之色,便不再做声。

 

“‘……龙蛋表面粗糙坚硬至极,刀剑皆不可伤其一毫……检验方法有二,其一,状若岩石,轻比木柴;其二……”

 

他说罢将食指伸到嘴边。

 

蓝曦臣来不及跳出来阻止,就见他将一线暗红抹在了那龙蛋表面。

 

接触到血液的刹那间,整个龙蛋便开始由内而外地泛光,地洞一下子被琥珀色的光芒充盈地满满的,几乎照亮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俩人慌忙眯起眼,却见躲藏在阴影里的爬虫小兽和一些阴暗生物慌不择路地逃窜,有些甚至发出凄厉的尖声。最后,连它自身厚实的外壳也挡不住在这光芒,仿佛要在蓝忘机手里变得通透得消失掉。

 

然而一切只发生在瞬间,这一刻戛然而止,那蛋又变回了原来丑陋的石头样,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2.

尚且年少的兄弟俩一个抱着蛋,一个怔怔地站着,在踮脚即可触顶的洞穴里,面面相觑。

 

说实话,两人都有些被惊到了。

 

蓝曦臣惊的是,自己和弟弟本来是随便地出校刷一刷外勤,随便地途径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山谷,随便地追杀了一只残血的凶兽,然后在凶兽的洞穴深处……随便地发现了……一颗龙蛋?

 

他瞥了眼平日冷言寡语却为人少知地痴迷龙类的弟弟,此时正把龙蛋抱了个满怀,心里兴奋的要上天却死死压住嘴角,一双浅色的眸子也亮晶晶地直勾勾地盯着怀里的蛋。


这感觉……十分的奇特。

 

“……噬人血。”这时蓝忘机还要死不死地用一种蓝曦臣耳中迷之满足的叹喂的语气接上了那后半句,搞得蓝曦臣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没错,在这个哪怕他爷爷看到了龙的半个影子后三辈都能吹上一生的年代,一个连狂热的龙学者都放弃了年轻时的梦想退而隐居深山的时代,一个他们威名远扬的祖师爷——狂热的龙类爱好者,穷极后半生跑遍了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别说一头龙,连活着的龙尾巴上的半根毛都没见到过的时代。

 

他和他尚未成年的胞弟蓝忘机,在一个破山洞里……

 

蓝曦臣似乎是给自己做了下心理建设,才面色如常地开口道:“忘机,不如我们将这龙蛋带回云深不知处,先请老师看看再说……”

 

语毕,他又看到蓝忘机将手里的蛋抱得更紧了一份。

 

“听兄长的便是。”

 

语气如常的清冷,可是他看着蓝忘机地脸,为什么满脸都是不情愿呢……

 

“……忘机你不必担心,让老师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妥而已。”蓝曦臣带头避开处处倒挂的石柱,开始从洞穴深处原路返回。

 

“不担心。”他后面的蓝忘机沉闷闷道。

 

蓝曦臣刚想要轻笑,却听得后面“咚”地一声响。

 

“怎么了?”他赶忙问道。带着龙蛋这种巨大的不确定因素,事事都得更小心些。

 

身后沉默了半响,才低低地说道:

 

“……磕头了”

 

“……”

 

 

 

3.

怀揣世纪宝藏的两人也不敢冒险,出了山洞便一人一个传送符,转眼间就回到了姑苏。

 

不过姑苏也不见得就安全了,即便是在云深不知处中,狂热龙类的老师和学生都不在少数。毕竟这个神秘而遥远的种族是如此令人着迷,商人惦念他们的能买上天价任何部位,云游的探险者心念着传说中龙类无人能至的秘境,统治者垂涎传闻能长生不老的龙血,贵族们心悦龙身上闪闪发光的鳞片与犄角作为家族的传家宝,而龙学者,他们中一些人穷其一生想要得到一只真龙,为了破解这个种族的秘密不惜做出任何事情。

 

俩人特意选了一条进云深不知处的小道,蓝忘机更是把龙蛋包进了衣服里。上山的小道崎岖不平,藏在衣服里的龙蛋的外壳就狠狠磨蹭着他腹上的皮肉,蓝忘机硬是一声没吭,跟在蓝曦臣后面走了一路。

 

好不容易进了云深不知处,兄弟俩尤其是蓝忘机的造型便引起了大多人的注意。

 

很快便有好奇的蓝家子弟围上来想要一探究竟。

 

“诶学弟,怀里抱着的是何物?”

 

“看着像是个蛋一般的形状……”

 

“是不是又碰到稀有的魔兽了?恭喜恭喜,不如拿来大家一看可好……”

 

蓝忘机在云深不知处素来以冷淡克己出名,又常常帮老师执勤查岗,大家便知趣地选择了更平易近人的蓝曦臣。

 

蓝曦臣这边搪塞了路人甲又敷衍了炮灰乙,半天不闻自家弟弟的声响,一回头,却是连人带蛋都不见了!

 

“……”

 

“前辈便拿来一看嘛……”

 

“就是就是……”

 

“从前就数你们二人碰到好的魔兽次数最多,我们有些人出去还从未见过小魔兽呢……”

 

还被众人围在中心的蓝某某同学,一时不太想说话……





【TBC】


话说除了我真的有人能接受这个蜜汁设定吗。。。。

(其实我本来想写《一个沉迷守望屁股的网瘾少年的爱情故事》的。。。对不起大家,我这个圈里的一颗毒瘤呢。。。。


【食我毒粉辣!



评论 ( 20 )
热度 ( 122 )
  1. 飞鼠溪 转载了此文字

© 飞鼠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