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是我毕生的归宿

【忘羡】YOU ARE MY LIGHT【3】

黎明前的黑暗,滚床单的铺垫。

ooc

自己也是知道写的比较……看不懂的小伙伴们可以去末尾





【4】


那时蓝忘机正在厨房收拾碗筷。


木筷与瓷碗在他手里来回磕碰,和着水流成了这个房间里唯一的声响。不过显然他的心早飞了,长着一双他管也管不了的小翅膀——或许是魏无羡幼时画的那种,丑丑的一团,还好他知道给自己的杰作打个箭头,再歪歪扭扭的标注上“翅膀”的拼音,要不可真是亲妈都认不出来。


而同样还在幼齿阶段的蓝忘机呢,他就不开口说,两年前家教就教这俩字了,也不对这幅杰作做任何评价。


反而,他有点魔怔,觉得魏无羡狗啃一样的字都从墙上飘起来了,跟他糊的“白豆腐块儿”一样往自己的心里飘。飘的小蓝忘机眼神都无法聚焦了。


这时罪魁祸首倒是回过头来,

“蓝湛!蓝湛!你要是不告诉别人这片墙是我画的我就……诶你盯着干嘛!这么喜欢?那我给你画只兔子?这样你就更不能往外说了……”眼睛一眨十二分无辜的样子。


他来不及说什么破坏公物,一对兔子又跃然墙上了,魏无羡嘻嘻笑着加了个桃心。


画罢,他丢掉粉笔又拍拍手。便凑过来贴着他的耳廓道:“现在好了,没准明年我们再过来,都生一墙小兔子了……”小孩刚刚爬树偷吃过的桑葚的香味或许还萦绕在他的唇齿间,绕进蓝忘机的鼻腔。


他的追忆伴着落锁声戛然而止,一眼望去,一周未见的蓝曦臣正在玄关换鞋。他便摘了围裙迎上去,简单的问了好。谁知蓝曦臣抬眼时,眼下竟少有的是一片倦怠。


“出什么事了?”微皱眉。


蓝曦臣那时还在实习,照理即便是法医这种职业,实习期也不致如忙碌到眼下乌青如此严重的地步,他这点还是了解的。


那边刚动手松了松领结,便沉声开口到:


“一周前,我们找到了'藏色'……”

 



是了。


他的父亲与魏无羡的父亲说起来还有一段不浅的交情。数十年前一道从警校毕业,参加了工作又历职同署。不过魏长泽追着人家警花跑到了特别行动处后,碰面就少了。后来二人双双结婚生子,日子也就安顿下来。第一次在执行任务时重逢,便是后来的“射日”行动。


那时魏无羡和他还只是四五岁的年纪。


魏无羡的母亲——代号“藏色”原本是一张保险的底牌,她在两个月前顺利打入了敌人内部内应,内外接济以防万一。


谁知…

 

蓝忘机后来见到的,只有父亲盖着白布的尸体,医生说,流弹击打断他的肋骨,肋骨扎穿了肺叶,医院紧急抢救,无果。

 



现在回想起来,他根本无法揣摩当时的魏无羡。一夜之间,双亲一个被一枪毙命,一个卧底被对方掠去,生死未卜。


他是医院抢救室外忍不住眼泪一股一股往下淌的那个,而魏无羡是地下停尸间嚎哭的肝肠寸断的那个。

 


“你知道,那群犯罪团伙有着自己的铁律,而“藏色”是个被当场抓获的“叛徒”……”


蓝曦臣的双手圈着玻璃杯,用拇指摩擦着杯沿。

 



“怎么样。”

 



“……惨不忍睹。”

 





蓝忘机回过神来,看着被他一手扣在在身下的魏无羡,缕缕还未干的黑发安静的落在细绒的地毯上,几缕搭在他的额头。平常总是盈满神采的眼眸这时毫无波澜如一潭死水般看着自己——自己对这人是如此刻骨铭心的熟悉——他的嘴里却吐露着如此恶毒的话语。

 

“……把他们的眼睛挖下来把鼻子耳朵削下来!留着光溜溜的一颗头哈哈哈哈!蓝湛,你不觉得好笑吗?你说他们和我比起来谁更可笑?我吗?……”

 

他感到魏无羡正使出极大的力气扭动着挣扎,想要挣脱他的控制,可越是这样,他就压得越紧。

 

“……那又如何?那又如何!这能让他们回来吗?让他们收回那颗子弹?还是让别人去替他们死!……”

 

他感到身下的骚动渐渐平息了下来,蓝忘机心里且松一口气,就被魏无羡一鼓作气狠狠地手脚并用掀了下去。


“……蓝湛,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没有失去亲人吗?你不想让他们遭报应、生不如死吗!?你这个家伙有人类的情感吗!……我……”

 

当魏无羡两腿跪在他身侧压上来的时候,他没有动;魏无羡把他的双手扣在地毯上动弹不得的时候,他没有动;魏无羡低下头冲着他的脸大喊,双手并用把他整整齐齐的衣领扯成抹布的时候,他也没有开口。

 


“……求求你们了…那群野狗…那群畜生…那群狗东西……”

 

他感到身上的力度轻了许多,但他仍执着地,用他一双浅色的眼眸,死死的盯着那张脸,和埋没在凌乱的发丝底下,那一双毫无光彩的眼睛。

 

许久,他感到有几滴冰凉的液体落在他的脖颈里,逐渐隐没在了衣料深处。

 



“……魏婴”他无声地叫到。

 




“……不要吃了我妈妈……”




 

随着身上人脱力一样倒在他的身上,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房间里很快传来几声细不可闻的抽噎。

 

蓝忘机不动声色地抽出先前被魏无羡制住的双手,一只顺着他的胳膊摸索下去,扣住了某人的掌心,另一只手则攀上了某人的脊背,一下一下地安抚着。

 







他左肩的一片衣料很快就湿了。



【tbc】












看不懂的小伙伴们这里这里(招手!!

首先我必须承认文的走向离原来的轨道是有一丢丢出轨跑题的……

咳咳,开头是汪叽一星期前的回忆,交代羡羡最近到底遭遇了什么才这么反常(在汪叽眼皮底下不知死活地撩妹之类的

回忆里套回忆,是一段汪叽珍藏的小羡羡的回忆。然后大哥愁眉苦脸加完班的回来,是因为找到了羡羡妈的尸体,死法惨不忍睹。

然后二哥就很担心羡羡啊

默默视奸了一星期觉得果然问题不小啊,就想约羡羡出来打炮谈人生,怕羡羡由此种下成为大反派种子,然后就是全剧开头了……



至于从坐着好好谈话到二哥压上羡羡到底发生了什,请自行脑补。




(话说我一直奉行别人看不懂的文都是渣文的==……)

最后求评论啊……QAQ








评论 ( 14 )
热度 ( 16 )

© 飞鼠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