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是我毕生的归宿

【忘羡】YOU ARE MY LIGHT 【2】

感觉羡羡分分钟要和二哥哥掀桌打起来了……(深沉脸

不过没了小打小闹小吵怡情大吵伤身什么的,你让我怎么正经让他俩走上天天正道光明正大在一起???

还有羡羡啊,,把二哥当做新手教学关是要付出代价的啊……祝你好运


话说本来计划上中下完结的自己,就像个笑话一样……(捂脸)

还有大家知道车该往哪开吗……真的开起来的话找不到停车场啊,我又不好意思开到微博上去啊……毕竟小伙伴都在看诶(沉思)






【3】


偶尔蓝忘机真的会停一停手里的事,再认真地想一个人,在脑海里梳理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像个答录机一样,调到哪里就从哪里开始。不过细想下来…对,魏无羡究竟是怎么做到无论在干什么都能喋喋不休的。


“蓝湛……蓝湛?蓝湛!”


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诶诶我叫你半天了,蓝二哥哥,想哪家的小姑娘呢,瞧你一颗心谁知道飞哪去了……”还在耍嘴皮子。


蓝忘机把毛巾不轻不重地往他头上一拍,起身就走。


“……说两句你还不干了是不是……”魏无羡撇撇嘴,瞄了两眼那人端端正正往厨房去的身影,才扭过头来。


他正盘腿坐在蓝湛家宽敞的客厅里,身下的羊毛还是什么的厚地毯蹭的他小腿着实的痒,又一下一下搔着他的脚背。


家里的布置看起来与他上次来的时候并无二至。连书柜里书的顺序估摸着也是同一个顺序,阳台与脏衣篮也干干净净的,阳光晒进来的一角床尾柜放着一小摞整整齐齐的衣物,还有……一对搪瓷的小兔子摆件?他伸长脖子来回这看看那看看。眼珠来回转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要命嘞……”魏无羡抬手把头上湿漉漉的毛巾扯下来,开始自己动手擦头发。


动起手来还不如让蓝湛来的舒服……他趁着盯着电视机柜上的相框发呆的工夫就开始迷迷糊糊地乱想……技多不压身啊真是,蓝湛可以可以……是不是蓝湛经手的所有东西都有股他的味道?……还是说这条是蓝湛的浴巾?带着蓝湛体香的浴巾?


他转念一想,不,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蓝湛家所有的浴巾肯定都是一副模样的,纯白柔软的一块,没准还包括擦脸的毛巾、擦脚的毛巾和抹布……没准还就是一套呢。谁叫他实在想不出来蓝湛蓝曦臣俩兄弟,在人群熙攘的超市,在一堆家庭主妇中间一本正经挑毛巾的样子呢。这么说的话,他也想不出来蓝湛去买菜或者挑肉的场面。


“小伙子,上好的排骨肉不来点?”要是蓝湛真的停下他的购物车弯下腰开始挑猪肉,魏无羡绝对会笑疯过去。“称两斤。”他偷偷想着蓝湛面对杀猪的大叔,用他那种清冷低沉的嗓音的时候,简直想在地毯上打起滚来。


蓝忘机出来看见的场面也是好不到哪去。魏无羡穿着自己宽松的家居服四仰八叉地仰躺在地板上,头朝向自己,自己的浴巾还被他蹬在脚边揉成一团。起伏的胸膛证明他可能在呼哧呼哧的傻笑。


“干嘛去了。”他听到脚步声随便问道。


“兄长的电话。”


“哦。”


一应过后,两人间竟就沉默了下来。本来蓝家摆设简约的房间少了声音,显得更空荡了。


室里开的正好的空调小声的嗡响,冷气一股股在魏无羡的头顶喷下来。高层的公寓和紧闭的门窗隔绝了外面的车水马龙。


蓝忘机身上还穿着校服校裤,扣子一直扣到最上面一个,浅色的眸子仍盯着赖在自家地毯上的人。


魏无羡则眼观鼻鼻观心就这么躺着。他当然也觉察到气氛的不对了,欲要开口说两句又觉得太刻意,便索性闭了嘴。


最后还是蓝忘机走了过来。


“…为什么那么做。”


“什么那么这么的,我说你今天可是害苦我了…白让我给温情那家伙当苦力搬了半天东西,还把什么玩意洒身上了。要不是急着洗掉我也不用跑你家来啊,可惜我又没上什么意外伤害险……”说着他还揪着身上的衣服装模作样地嗅了嗅,好像在确认身上是不是真的洗干净了。


“不是这个。”


魏无羡被他一句打压下去,静默了片刻,才抬眼让视线往上,直到蓝湛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那是什么。”


他也努力不着感情的问回去。


从蓝湛的角度,可以清楚看到少年看似平静的眼波,以及因头部后仰而暴露在自己眼底,看上去细腻无比的脖子与他说话时便灵活地滑动一下的喉结。


蓝忘机没有说话。


魏无羡料两人就这么僵持着也不行,便一翻身爬起来,面朝蓝忘机正着身子盘腿坐好,才冲他昂起头挑眉道:


“金子轩。”


肯定句。


蓝忘机这才对着他也坐下。


魏无羡打量着他坐在地毯上一副打算要与自己促膝长谈的样子,在心底暗笑两声。


“这么说吧”他开口,


“下次那狗东西再敢说我师姐一句,就不只是让他从二楼下去自由落体那么简单了。想他也没机会到处跑着告状,毕竟如果我把他的牙都打掉,他这种人怎么可能还好意思开口呢?”


他说完干笑了两声,心道蓝湛啊蓝湛,你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咱俩说点什么不比这个强。


魏无羡支起一条腿,把胳膊搭在上面。不出他所料,蓝湛的目光也就牢牢的黏在说出这种话的他脸上了。


可惜把事情交代的这么云淡风轻已经是他此时的极限了,魏无羡实在做不到再冲击一下自己的极限去与蓝湛对视。


太多事跟乌鸦一样盘踞在他心头,找准时机就要把他啄食的分毫不剩。越是这样,他就更不能折在蓝湛这个新手教学关了。




—————————————tbc————————————————


求大家告诉我去哪开车啊……要好注册一点的,,哭泣ing(除了围脖)


话说我是不是日更了!(挺胸抬头)

评论 ( 7 )
热度 ( 37 )

© 飞鼠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