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是我毕生的归宿

【忘羡】YOU ARE MY LIGHT 【1】

本文大概是从二哥哥的角度叙述两人是如何滚到一起天天的。二哥哥自认为从失宠到正宫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故事呢。。


昨晚疯狂的看完魔道祖师以后的产物……实在太心疼蓝二哥哥和羡羡了,我说他俩比惨不分胜负你信不信(哭泣脸






【1】

蓝忘机背着单肩包从考场里缓步出来的时候,视线还黏在手里的英文书上离不开半分,走廊里蛮嘈杂的,人头涌动,哀嚎遍地。他身边还多了女生的惊叫。似乎即便是“天崩地裂山洪海啸十二级地震外星人入侵地球柯南小学毕业富坚老贼不再休刊都不能让他这个让柳下惠跪下磕头的人停止使用被动技能坐怀不乱就不理你……”。蓝忘机用拇指捻了一页过去,轻叹了口气。就是这随便一抬眼的工夫,让他看到了窗台边上的魏无羡。


魏无羡正背对着他,夸张地扶在身旁人的肩膀上放声嚎哭。


“……什么三短一长选最长,三长一短选最短。多大仇啊这位出题的好哥们…我可是一世英名都折上面了啊…哎呦喂补考在向我挥手呢……”


他靠着的那人约莫就是温宁了。


大家都循声看到他那哀伤的不行的浮夸样子,也有几人转而被逗笑。


“没办法啊,这次题是出的太难了……”


“就是就是,我旁边实验班的学霸好像都没写完……”


温宁眼见人越来愈多的看来,正犹豫着要不要安慰下这个哭成一滩烂泥的人。不料魏无羡却更得寸进尺,靠着人家的肩膀扭动起来。


像个要抱的小孩一样。蓝忘机如是想。


旁边一位破笑的女生,顺手给递上一张卫生纸。结果这个前一秒还哭得要死不活的人转身就跳了起来,执起女生的小手笑嘿嘿的立马换上一副殷勤样。“这位美女,看在这破日子总算熬到头的份上,有没有兴趣今晚随我一起……”说着还颇为轻佻的抛了个媚眼。


魏无羡本就生的面容姣好,五官端正,透着一股英气。即便故意学的像个小混混,想那女生大约也忍不住红了脸。


周围人哄得一声笑开了,还夹杂着稀稀落落的口哨声。


“诶,你们几个,晚上一块看个电影你吹什么口哨……”


“……起码告诉我名字呗,要不以后见了那得多尴尬……”


蓝忘机本就难把书里的单词看进去,听得这阵哄笑,就索性把书放下。正正经经地盯着人群中心的人看。


不知是谁小声惊呼了一声“蓝忘机!”,周围的声音立刻就消下去了。许多人回头望向他,表情不一。所幸期末考试期间没有风纪检查,大家惊了一下又唏嘘一下学霸就是学霸如此淡定之类的云云便过去了。

“诶等等啊美女……绵绵?绵绵是吧?……”


歪打正着,正好人散的差不多了。蓝忘机才在一步步朝那个依旧浑然不知。还在亲热热挥手的背影走去。


自律如蓝忘机,身为以严于律己而闻名的蓝家中双壁其一。情绪波动真是少之又少,与他那温文尔雅的哥哥蓝曦臣比起来,却又是两不相及。儿时蓝曦臣却曾与他道,魏无羡是他见过唯一一个惹得他如此上心的人。彼时刚被捉弄过的蓝忘机规规矩矩地站在兄长旁边不置可否。


蓝忘机也没料到脑子里忽然浮出这么一段不知何时的记忆,他要细细回想时,却让这件事再度从脑海里溜走了。


“绵绵,不留个电话啊?”他估摸着,往常的魏无羡大约是会用那种憋笑的表情看着那个趁乱跑路的女生。


“魏无羡。”


还没等他懊恼自己行事如此莽撞,魏无羡已经好整以暇地转过身了。蓝忘机看着他带着平日一刻不离脸上的笑容认真的望着自己。阳光留恋在黑发的发梢,盛夏的热流从窗口涌进来,像一尾大鱼在他们二人之间不断徘徊,流转不止。他却在盯着魏无羡红褐色的眼眸周围过分明显的红血丝看。


“蓝湛!我总有一天会被你吓死你知不知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走廊不许喧哗?不许骚扰女同学?要不是现在在考试期间,又是办公室喝茶妥妥的真不留点情面啊……”


怔了两秒或者更多,蓝忘机不假思索地给这次原本毫无目的的碰面安了个完美的理由。


“温校医叫你。”

 

 



【2】


最近的天气着实热的人发昏,魏无羡不久前还抱怨过期末挂了科都是这鬼天气的锅之类的,江澄应该接下来骂了他不争气,然后两人斗起来的时候那个叫温宁的或许还劝了架,在盛阳下朝家走的蓝忘机脑子里又冒出来一幕。这回是最近的事,他记得,大约一周前,他下楼时听到的,几人都离得他不远,可是赶上又须得快走几步。这回魏无羡忙着和江澄动手,没有注意到他,待下到一楼,自己从另一个门往学生处办手续去。于是几人的喧闹就远了。


蓝忘机站在人群中一同等着对面的绿灯熄灭。或许确实是天气过热了。又比他刚认识魏无羡的那个夏天还闷一点。他没期待过魏无羡的好记性记得,他揪着两只珍珠兔的耳朵一脸泥巴得意地跟丢了宠物的小女孩邀功,或者他和江澄打赌谁摘的桑葚多最后打得一发不可收拾,或者他和江澄打赌谁捞的金鱼多最后打得一发而不可收拾,或者他和江澄打赌谁偷喝的酒多最后纷纷醉倒……或者那天晚上,他拉着自己偷偷摸摸躲在江澄卧室的衣柜里吓他,自己倒先睡着。或者他们捉迷藏的时候藏到一处去,魏无羡给他捉萤火虫,结果两家人疯找了大半夜。第二天魏无羡屁股都是肿的,还在冲他笑……


斑马线周围的空气被热浪冲卷而扭曲,蓝忘机面无表情的随着人流过到马路另一头。


可惜过了两年,蓝启仁把他送进市重点的中学,他来不及打招呼便消失了。后来他又考上市里一流的高中。也万万没有料到会在同一所学校再度遇上。


魏无羡,魏无羡……魏婴。


他在口中反复地咀嚼拿捏这个名字,却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口,于是只好把它们吞进肚子里去,放任它们微波炉里的面团一样涨得满满的,时时刻刻都有冲破他血肉的危险。


然后他看到不仅有江澄,还有温宁,温情,金陵,蓝思追,晓星辰,宋子琛……蓝忘机很早以前就在心底承认过,魏无羡是个确确实实很惹人上心,讨人喜欢的人。他是那种,像一个永不疲倦的发光体一样在众人之间不断游走,让人不断看到他散发出的温暖和光亮,让人难以自持地想要靠近那种,那种,就是蓝忘机想要的那种。


他从电梯下来,一如既往从包里勾出钥匙开了公寓的门,这个公寓目前就他和蓝曦臣在住,后者还因为学业原因各种不定期不限期消失。


他刚推开一个缝——


“蓝湛?蓝湛!蓝湛是你吗?”


他顺着声音往浴室望过去,看到校裤校服胡乱扔在衣架上,瓷砖上还留着一串有水痕,磨砂玻璃的浴室门映出里面蒸汽弥漫,还依稀可见某人美好的曲线。


蓝忘机差点让肩上的包滑下来。


浴室门也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缝,魏无羡如他所料探出半张脸。头发湿漉漉的往后捋着,露出一片光洁的额头。脖颈的和锁骨的线条隐隐可见,唇不点而红润。


“蓝湛你倒是吱一声啊怎么了”


蓝忘机还是让他的包砸在地板上了。


评论 ( 7 )
热度 ( 49 )

© 飞鼠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