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是我毕生的归宿

有没有玩守望先锋的小姐姐来一起play!!!!!!!!

【龙族楚路】乾坤内外——藏在心里的狮子(1-2)(龙三之后,龙四之前)

雨翊凌澜:

【小熊维尼和他的朋友们】镇楼。【镇楼图已删】


龙族·楚路CP:楚子航×路明非,楚路大法好,楚路一生推!


分级:NC-17,有肉,无BDSM请放心食用


结局:未定,应该是HE。


短,16章内完结。



【乾·初九,潜龙勿用】


       “……I cassell you~ I cassell you~ I cassellyou……”搞怪又贱格的手机铃声响彻空荡的寝室。...



6月以后补补龙族串一遍剧情,我就开始码楚路,嗯,立个FLAG

无意冒犯,

但是任何不以人为本的什么【封建】习俗在我眼里都是放屁。
现在21世纪了大哥,还傍着这些不觉得好笑吗?难道社会进步的意义不在于去其糟粕吗?那你留着这些对人对已毫无意义的封建玩意儿干嘛?回家过年啊?

既然你说了想做,想得到,好,那我们现在就着手准备,着手去干,而不是她妈腻腻歪歪靠那些不切实际的空想满足自己。

你不为促成这件事做任何努力,你让我怎么帮你??天天在你的白日梦里为你打call??

你不迈出这一步,不去接触外面的一切,好,那就一辈子缩在这里吧。

还有,别连累那些已经付诸行动的人。

忍不住开一个德哈哨向的脑洞,

精神体是一只喜欢被虎摸喜欢和哺乳动物一块取暖的蛇的哨兵哈利

精神体是超胆小只会作威作福拿架势的狮子的向导马尔福

罗恩:“拜托了哈利!你能不能管管你的精神体!他冬天老是半夜悄悄往皮克斯(罗恩的雪橇犬)的被子里钻!!我和皮克斯都不想被马尔福的狮子盯一早上!!!”

哈:“……好吧我道歉,但是你知道的罗恩,萨莉不太爱跟我睡,但是冬天她又怕冷……”

罗:“所以这就是她每次都缠着马尔福的狮子的原因吗!取暖??”

哈:“或许吧……”

赫敏(忍无可忍地合上书):“说真的,哈利,你和马尔福是我见过最蠢的一对。”

哈:???

德:有任何问题吗?

斯莱特林们盯...

哦不,现在,什么都不能挽救一个马尔福的脸面了,德拉科绝望地想。

不过——或许哈利波特的一个吻除外。

那双绿眼睛发射出的目光,似乎还留恋在他被他舔湿了的嘴角上。

哈利波特是个毫无酒品的醉鬼,这么想着,德拉科舔了下嘴角。

但是管他呢。用余光环视一周后他惊喜的发现,现在怕是没有比他更清醒的人了。

他揪住了哈利脑后卷曲的碎发。

阿尼玛格斯(续)

我猜还会有续续。

不要脸的求评论x

霍格沃茨下了一场比往年都大的雪,气温直线下降。格兰芬多疯了一群,把保暖咒成打成打的往身上扔,然后义无反顾地转身投入到“战斗”中去。

在这场大战中,韦斯莱双胞胎发明的一个小小的咒语成为了致胜的关键。

第一天,赫奇帕奇落荒而逃。

第二天,拉文克劳不战而败。

“看吧乔治,只消有了聪明的脑瓜——”“——我们就是雪仗之王!”

弗雷德或者是乔治(管他呢)骑在另一个人的肩膀上大叫起来,“发射!!”

他们脚下的雪球瞬间像加了追踪器的炮弹一样蹿了出去,瞄准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脑袋。

“Bingo!”众人的埋怨声中,双胞胎爆笑着击掌。

金妮飞快的从雪堆后跳出来,...

阿尼玛格斯

赫敏第十三次焦躁地揉乱了自己的褐色卷发,天啊——她此时不知道!她完全糊涂了!到底是该检讨自己在魔法史课上因为哈利的麻烦事频频走神好,还是应该检讨自己刚才居然有一瞬间感激了马尔福一下!

梅林!我得把目光从那个臭铂金脑袋上移开!

她的羽毛笔愤愤地在羊皮纸上戳了几下,留下一摊墨迹。

或许她应该早点改名,叫——赫敏 哈利波特的老妈子 格兰杰,就很不错。

没错,女巫赫敏格兰杰,今天仍然奔波在给麻烦精哈利波特擦屁股的道路上,而且越走越远。救世主其人,从一个初入魔法世界的、无辜的、留着乱篷而可爱的黑发绿眼睛小豆丁至今,大约惹了最对得起他的姓氏的一件大好事。

他,把自己搞丢了。

没错。

从某一天...

每周,格兰芬多和他们的死对头学院有三节课不得不一起上,而难以置信的是,这是本周第五次发生的斗殴事件了。

人来人往的走廊中心被默契地空出一片角斗场。

“放开哈利!你个该死的白鼬!”还好赫敏眼疾手快一把揪住了罗恩的袍子。

顺带一提,前四次这样的悲剧分别发生在:魁地奇场,晚餐时间的大厅,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门口,以及,斯内普教授的魔药课上——这直接为他们两个的第五次不顾校纪不顾风度不顾学院分数的斗殴,埋下了导火索。

马尔福是个混球。哈利一拳招呼到他欠扁的灰眼睛上时愤恨的想道。

围观的人群发出了一声惊呼。

真该让那几个被他玩弄感情的女孩看看,呵,他们心尖尖上的德拉科小宝贝,被他打青了一只眼眶...

© 飞鼠溪 | Powered by LOFTER